• 2003-06-27

    给c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looomy-logs/5324738.html

       许久没给你写信了。
        其实空闲发呆的时间一大把。
        就真的是呆过去了。
        进而开始追电视剧。
        一集接一集,一部接一部。
        直至午夜,关机冲凉。
        自己的电脑,怕都有半月没有打开了。

        前天一个上海的同事过来,
        居然还带了手信。
        一个小小的毛绒公仔,非常可爱。
        
        工作非常闲。生活也闲。
        闲到发慌,要找事来作。
        但这样抱着功利心,却是连半个字也写不出来。
        到处推稿。

        又买了几本亦舒的小说。
        直到看了那本叫做“流金岁月”的,
        才明白安妮宝贝当时为什么会写出“七月和安生”。
        那完全就是循着亦舒的影子在写字。
        只是前者总还把握了一些励志和向上的原则,
        但后者却更把人往深渊里推。

        有时候会埋怨自己读的书太范围狭窄,
        总是这样一些调调。
        几次思考是不是要换些题材,
        比如艺术新浪潮之类的,什么凡高啊,提奥啊。
        因为最近发现书店里这类的书非常之多。
        又担心看不下去,被闲置了。

        至于做的那些梦就更不用提了。
        还是那样纷乱,超现实主义。
        醒过来了,都要发半天呆。
        清晨眯着眼睛上厕所,撞墙是常事。
        开初还会被撞醒,
        后来干脆都撞不醒了,也觉不出痛。

        另有一个重大发现,
        是近来常常看到陆毅,
        竟然会生出怜爱之心。
        你也知道,我虽然酷爱八卦,但是也从不追星的。
        真是妖怪了。
        
        夏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七月与安生》偶认为还有很多《她比烟花寂寞》的影子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