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1-17

    谁牵过我的手谁让我点过头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looomy-logs/5324365.html

    剥了一个桔子,随手放在电脑旁边,忘记吃。5分钟回来,已经干枯。用手一摸,呲呲作响。
    以为上海是狠湿润的。因为去年冬天,晒衣服一直是一件痛心疾首的事情。
    原来这么干燥。
    房间里面的姜花,也颓败的不像样。花朵都粘成一团,耷拉着。花瓶子里的水,被吸得几乎见底。至于厨房里那一大束百合,更是去了天国。不断地有完全死掉的花和叶往地面上掉。围成一摊。回家的时候,看门进来,踩着几片,还恍然走错了房门。
    我这个非常不爱花的女人,居然在卧室和厨房里分别置放一个花瓶,各养一束颓败的花。

    他没给我剥核桃吃。昨天在电话里答应我。今天在耳朵边答应我。可是转头就在我的床上睡得昏沉。他睡着之后,更像一个小孩。头搭在床沿,脚却蹬在墙上。
    我独自嚼了半天,却没有吃到几个核。自觉嚼的震天价响,他却完全不受影响。

    冬天的确是冷的。
    冷的时候,好像可以什么都不顾了。只朝着温暖的方向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