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27

    你这刹那在何方我有说话未曾讲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looomy-logs/5324286.html

    突然有点儿想念深圳。
    上海春寒料峭,天天风大,吹的脸通红。
    收到罗的简讯。他刚刚升职,在简讯里说曾经跟我许过这个愿。
    我当然不记得了。我这个没心没肺的人,永远只记得他许愿给我的MD。但这句话还是让人开心并且温暖。
    我看didi的日记,她正在春暖花开的深圳和新男朋友甜蜜生活。漂亮的女人总是狠省心哇,不愁没有男人的哇。她挂了一首王菲的老歌,夜里听起来音质竟然这么好,我再也不嫌弃本本的speaker啦。

    可是稿子稿子稿子稿子哇,好让人难过哇。
    在报社呆了一个下午,什么也没有搞出来。
    生产自救哇,可是救不了哇。

    sd说新染了头发,还搞了刘海,怎么总是换型咧没有自信啦?有新目标啦?
    对于一个白天出门的时候,把衣服扔进洗衣机,再在三更半夜亮着阳台灯晒衣服的邋遢女人,我必须要自救啦。老蒋今天说我狠憔悴。

    妈妈回成都了。这个奇怪的女人,去的时候晕的一塌糊涂,回来的时候竟然屁事没有,精神矍铄地和我传简讯,声音宏亮地通电话。让人匪夷所思。
    太恐怖了。这种人还要开车,一刚。谁还敢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ry 2004-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