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10

    my big day

    Tag:


    草草shot by myself

    我的生日。居然瓢泼大雨。
    二字头的最后一次,也顺势就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
    杨樱说仰慕我,婚么好像随便结结的。那其实难道不是已经挣扎了此去经年好多个日日夜夜吗。
    哼还有我的妈咪。从几年前开始动辄就催促我,如今反倒说觉得很突然,进而感到几分惆怅。。。。
    当然至于我的爹地,至今没有见过他的son-in-law。
    我这也算是一个前卫女青年了吧。

    但无论如何,我也佩服自己的魄力。
    从此,我但愿自己再多一些生活的智慧,和耐力。囫囵吞枣已经30年过去,此后应该再没有什么豪气干云的机会。得再多点儿逆来顺受的本领。
    告诉你们,这几天笑看风云的我,写到这里,居然自己哭了起来。

    但,那谁谁谁,还有谁谁谁,我会请你们吃饭的。
    当然,还有新晋……丈夫C同学,我衷心,祝你幸福!!

  • 2009-10-19

    通讯录

    Tag:

    今天在hotmail邮箱里面收到一份通讯录。
    据说,是大学班长一直要张罗同学会。从去年以入学10周年的名义开始张罗,破产了。于是在今年已经过去的好几个月份里,以各种理由张罗,还是未遂。后来说,whatever,反正到毕业10周年的时候,我们一定要聚一次。现在先整理一份通讯录给大家。
    我看了这通讯录,百感交集。
    想当初那帮面目不详的男男女女,名字后面跟着的可都是大名鼎鼎之工作单位。比如,类似于中国证监会、国家工商总局,我的天,我从未曾想过此生会认识在里面工作的人。
    40几个同学,自己做律师的,只是个位数。另有三五名大学教师。除此以外,个个都是在关系国际民生之宏大机构里。检察院都是市级的,法院都是中级以上,还有什么外经委、仲裁委、纪委,全部都是神圣之处。
    这帮人真是通达。事实证明,偏远地区的二流大学,就业也不是什么难题。
    而且这些在一、二线城市的重要的机构的同学们,也不是个个都有所谓背景。估计大半还是通过公务员考试。这样一想,只有更加悲哀。我当时可也考过的,被无情cancel。
    是的,我是我们班级的耻辱。
    只是我也不以他们为荣。班里只有一人让我艳羡,当年我曾经试图撮合许佳与丫配对,丫表现得很清高,现在果然不负清高,去了香港,进了大摩,成了名副其实的投行男。我果然挑了只潜力股,虽然没成。

  • 2009-10-15

    试管

    Tag:

    siva有一次在办公室里形容写稿写得很抓狂的时候的心理活动,我后来每次抓狂都会想起来。
    她说,当时就以为,可能是遇到瓶颈啦。等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终于发现,妈的,根本就是条试管!
    我昨夜,就摸着这条长长的试管,一直到天亮。
    清晨的时候,还吃到一碗粥。C同学说,你丫居然还有书童伺候。真是说不完的红袖添香。

    到了晚上,在IPTV看一部叫做《亲密》的电影。妈呀,原来电影界也有很多试管的。
    我在1个小时处就沉沉地睡着,接着睡了3个半小时。一解了昨晚那条试管的恨。
    我现在也太不文艺了,只要一看到有点儿欲语还休的电影,就得睡过去。
    但居然也看了很长篇的人间正道是沧桑。那个孙红雷是有多丑啊。贵党的人是有多流氓啊。明明一群土匪,还把自己搞的很正义的样子。
    而最惹人爱的两名男子则全数集中在友党,一为董建昌,一为杨立仁。我简直愿意为他们精尽人亡,以至于今天差点儿在京东上买了一台立仁牌电水壶。

     

  • 2009-09-26

    吃货

    Tag:

    回到家,沉沦在“重口味”的海洋里。
    在这一顿和下一顿之间,肚肠间永远都弥漫着火烧火燎的气息。但是下一顿的口味还是很重,于是乎,就整天,每时每刻,都在火烧火燎。
    哪怕最后说,我们吃粥吧。结果还是搞了一个巨辣巨麻的凉拌菜和泡椒鸡杂来佐之。

    妈妈过生日。我请之食饭。有她的几个朋友,和姨妈一家,8个人,在一个像模像样的地方,吃了一顿巨好吃的饭,因为没喝酒,才花去400元。
    这里简直是吃货的天堂。

  • 冒雨还去吃了下老娘舅。太好吃了。我觉得真功夫必将破产,届时就会是老娘舅的天下。
    胸大和胸小,今天终于有了生动写照。
    我只能说,这抹胸衣和我身体之间的那段空白,不是距离,是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