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10

    冬天里的一把火

    Tag:

    此刻还在办公室等着一会儿10点钟采访一个专家。妈呀,我怎么越来越像章乐天了。。。
    刚才,去洗手间,顺道瞄一眼镜子,觉得那里面完全就是一个老太婆的面相。大概也是因为最近第N+1次试图留长刘海,而正经历着一个最难看的时期。所以别了两个蝴蝶结发夹,又似乎很像许纯美。。。。
    但那张脸是真老了。我偶尔不时看到一两张06/07的照片,觉得那是有多少艾啊。脸上都闪着光!现在咧,真是老菜皮。。

    自从上面放话说要给我们发一部iphone开始,我现在的手机就变得很生气。
    我发誓我一点儿也没有特别不小心,但是它就变得很容易从我的衣服口袋里直接滑到地上,或是藏在被子褶皱里,被我一记头掀翻在地。有一天,它甚至自己从床头柜上跳下去了!
    今天杨不悔说,她的手机也是。昨天竟然自己关机一整天,开也开不了。
    它们大概都等不及了吧。其实我自己还好哎,越等越淡定。

     

  • 2010-02-03

    一枪头

    Tag:

    but anyway,我今天把大路考也考过啦。
    继小路考的过大饼一役之后,我在最终回的大路考当中,又被告知要参加夜考。
    尽管我始终担心是否会因为太多人私下送红包而使我这样一毛不拔者的处境更加艰难,但最后的幸运之星是来自同车考试的一位男性。他的一塌糊涂完全占据了考官的视线,并且对比出了其他所有人的娴熟。
    2个月来,我尽管抖抖霍霍,如今也变成懂一门手艺的人了哦。

  • 2009-12-22

    喜忧参半

    Tag:

    早上9点来钟,躺在床上,想起了一条所谓的理由,幻想起床之后终于可以有内容写稿子了。
    妈的,现在居然忘了。好死不死一个字也想不起来。

    9点来钟,能躺在床上醒着想稿子,是因为,许佳把我吵醒了。
    因为,她今天结婚啦。
    那个登记处,修在合欢路,是有多应景。

  • 2009-11-25

    军令状

    Tag:

    今天出门后,先去“离时尚最近的地方”洗了个头。
    然后买了只手抓饼,接着到丰裕打包了一份咖喱牛肉粉丝汤。
    这一切都说明,我已经下定决心,做好准备,今天不在办公室写完稿子我就不回家。。那个。。不!回!家!

    今天要写的是,被杨樱形容为“你在每次写之前都大叫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的话题稿。

  • 2009-11-16

    我这一辈子

    Tag:

    一周之后,给爸爸打电话,算是知会。
    我那脆弱的爸爸,果然不负众望,当即就哭了起来。虽说不是嚎啕的那种,但也远远不止哽咽,我甚至都可以想见他一边在抹眼泪了。
    怎么办呢,他边哭边说,你这个爸爸实在太没用了,女儿现在结婚,我却什么都不能为她做。
    我胡乱安慰了几句。挂掉电话,无比心酸,也小小哭了一阵。
    爸爸是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我则是因为他一生的境遇和这般感性的情怀。
    我觉得,还是我的妈妈,她始终最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