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05-22

    住在教堂旁边

    Tag:
          小区附近有座教堂。
          大概5分钟的路程。住过来半月,每天都要坐公车经过,竟然没有发觉。
          这天问路。潮菜馆的老板娘异常热心。“旁边有条小路。只要顺着教堂的方向走,就能到。”
          教堂?一抬头,果然看见高悬的十字架。陡然心生肃穆。
          教堂在小路尽头和大马路交接的地方。一座硕大伟岸美丽的建筑。
       黑色的欧式雕花铁艺大门。两旁的石柱上注明了教堂开放时间。一个小斜坡上去到主堂大门。灰白的色调让人感觉西化,但是华美。
          一行黑字整齐干净地竖着排下来,“基督教深圳堂”。

          大学时候第一次去教堂。
          圣诞节前的平安夜,一众蜂拥而至。
          全然没有教堂的气氛,不过变成节日里聚会的场所。多半是还没有挤到跟前,在人群里踮着脚尖张望的时候,已经听到钟声,接着悻悻然疲倦地离去。
          只记得所有的窗户贴图都显得诡异而漂亮。

          我是不信教的。但是很羡慕能够皈依的人。
          曾经和一个信奉藏传佛教的女孩同住。她在客厅进门的地方设了神堂,所有佛具齐备,用红布围裹,整日香火不断,佛灯长明。每日一定要进香,默念佛经,祈福。
          我对这样一种精神上的完全寄托感觉非常奇妙。问的时候,她的回答简洁但是深奥。“这是缘分。你不信,不过缘分还没到。”

           我对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尚没参透,怎顾的上和神明的?
          但是小区旁边的这个教堂,我真想找时间一个人去看看,最好能安静地坐一阵,听完一场祷告。
  • 2003-05-22

    只是那片鲜橙多

    Tag:
          下班后去家乐福。
          假期的最后一天。不少人都来赶这最后一趟。收银线前排起长队。
          我只是来买些食物储备,填充冰箱。
          绿豆,丝苗米,腐乳,橄榄菜,鸡精,碘盐,苹果,布林,和路雪,太平梳打,速冻云吞,电蚊香片,三个特价调羹,两个壁挂贴。
          想起来还应该买些啤酒。转到饮料区。
          拿了一提喜力。
          就在往回走的时候,看到那片金黄的鲜橙多。鲜艳欲滴。

          十三个月前,柴发来短信,说他也喜欢鲜橙多了。
          他说他一个人散步,去看高中的学校,在路边买了一瓶鲜橙多。
          柴其实一向推崇清淡。喝乌龙茶,也要不加糖的三得力。
          冰箱里还有一瓶2L装的鲜橙多。
          从此只要有时间,我一直记得适时补充这种饮料。

          只是这片鲜橙多,我又想起柴。
          这整个超市,有多少东西是柴,是我们共同喜欢的。
          一层层整齐排列的达能酸奶。香草的,和鲜奶的。柴喝光它们,从不要吸管。
          黄瓤的小西瓜,一次一个那种。我们第一次见面,一起买了两个。
          百力兹,要白脱和海鲜味的。柴喜欢用来下他的白色JimBeam。

          十三个月,所有的鲜橙多都会变质。

          大头贴会变质吗?
          可是今天从包里翻出来,十三个月前的大头贴。
          每一张都已经有些微微泛红,开始走样。
          它们已经都已经过了deadline。

  • 2003-05-22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蓝

    Tag: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蓝
    蓝是忧郁 蓝是等待人来喜欢
    蓝是岁月一去不复返
    蓝是不想有人管
    蓝是听得下所有的闲言闲语
    蓝是色 色即是空~

    每个人的梦中都有一片蓝
    蓝是生灵的坟墓 蓝是生灵的故乡
    蓝是自言自语 蓝是冬天赖床
    蓝是一切的多次方
    蓝是情人的枕边细语 
    蓝是自私
    Oh~Oh~
    你对着蓝哭了起来
    说它这样叫人太慌张

    蓝对着你就像千万年一般 
    依旧的不言不语
  • 2003-05-22

    想起大学生活

    Tag:
         昨夜十一点的时候,突然怀念起大学生活。
       宿舍里面那个末尾带四的电话号码,被我们及我们的朋友拨打过数次。
       我很想再拨一次。
       想听听那边的生活。

       十一点,才刚刚熄灯。
       通常是在洗漱,聊天,打牌……总之,一切都没有停止。
       
       还是女生在住。
       年轻的女生。
       我不知道怎么开始通话。
       “你好”
       “你好”
       “呃……请问是几舍几房?”我担心换号了。
       “我们是9舍206。” 并没有改变。
       “请问你们是那个系?几年级的?”
       很显然,问话显得突然,没头没脑。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大概没接过这样奇怪的电话。
       “sorry,我以前住这个宿舍的。”
       “但是我已经毕业了……”怕对方不明白,我赶紧解释。
       “这样啊”,她理解地笑了。“我们是外语系的,02级。”
       “打扰你们了……”

       放下电话,我清晰地想起那时候我们自己的夜间生活。
       总是一片漆黑的混乱。
       各人忙着各人的事情,在12点前后才恢复宁静。
       
       许多和他的电话也是在黑暗中完成的。
       有时候会转移到楼道,才不会影响室友们休息。

       那时候电话总是占线。
       
       一个人住了,电话再不忙碌。
       却几乎不再响起。
       
        
  • 1999-11-30

    坏心情

    Tag:

    挥之不去。即便在8点钟的时候就奔进卫生间冲了个热水澡。